卡车司机罢工致经济“停摆”,巴西主要股指单

本周一(巴西当地时间),巴西圣保罗证券交易所主要股指BOVESPA盘中暴跌,最终收跌4.49%报75355.84点,创年内新低。据悉,此前巴西卡车司机全国性罢工,总统特梅尔随后宣布下调柴油价格,试图换取工会组织的调停。但罢工并未按预期立刻停止,持续性罢工影响到了巴西的各个行业,以致拖累全国整体经济,增加了全年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

每经记者 蔡鼎实习编辑 张益铭

图片来源:摄图网

巴西当地时间本周一,因全国范围内的卡车司机罢工对巴西经济带来的冲击,巴西圣保罗证券交易所主要股指BOVESPA盘中暴跌,最终收跌4.49%报75355.84点,创年内新低。根据各部门初步统计,自上周卡车司机罢工以来,对巴西国内造成的经济损失已经超过了102亿雷亚尔(约28亿美元)。

路透社报道中称,为了抗议油价上涨,巴西的卡车司机们已经封锁其国内的高速公路长达一周时间。因为企业无法获得及时的供应并发货,且发货主要集中在港口,巴西卡车司机的罢工也对国内的航空业、农业和零售业等行业造成了严重的冲击。

罢工的背后凸显了卡车运输在巴西生产生活中的重要地位。运货卡车是巴西唯一能送货上门的运输工具,这使得它在货物运输中的地位举足轻重,尤其对于像巴西这样铁路网不发达的国家来说,卡车运输更为重要。除此之外,巴西90%的铁路网投用于矿石和谷物运输,其他货物只占10%。因此,几乎所有日常必需品都需要通过运货卡车来运输流通,其中包括食品和汽油。

特梅尔发表电视讲话下调柴油价格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当地时间上周日,巴西总统特梅尔曾发表电视讲话,呼吁罢工的卡车司机们要有责任感、团结意识和爱国精神,并宣布将每升柴油的价格下调0.46雷亚尔(约0.13美元),为期60天,之后将每月调整,并为空载的卡车司机减免过路费。

巴西财政部长爱德华多瓜迪亚(Eduardo Guardia)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却表示,特梅尔这一让步的代价将高达95亿雷亚尔(约26亿美元)。与此同时,经济学家们已经连续第四周将巴西2018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2.37%。瓜迪亚也承认,卡车司机的抗议将对巴西国内的GDP造成一定的影响。

但巴西全国各地的卡车司机组织是否会接受特梅尔的让步,还有待观察。目前已有五家工会对特梅尔提出的让步表示欢迎,但至少有20个卡车司机组织参与了罢工,一些人甚至还要求特梅尔下台。

据路透社报道,代表了至少60万名独立卡车司机的Abcam目前已经呼吁仍在罢工的司机们重返工作岗位,但该协会同时警告称,完全解除抗议罢工活动需要一定的时间。

我们正努力向所有的卡车司机传达这一信息,Abacam协会在一分书面声明中表示,但需要注意的是,尽管我们呼吁终止对公路的封锁,但并非所有的抗议者都同意这么做。

直至当地时间周一晚间,巴西大部分地区仍未恢复正常的运转。一位里约热内卢的独立卡车司机维森特瑞斯(Vicente Reis)表示,他对特梅尔总统提供的让步还不满意。

瑞斯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我们的目标不再仅仅是降低柴油价格。我们赢得了社会的支持,现在我们希望降低其他燃料的成本。

图片来源:摄图网

巴西其他行业均受影响 拖累整体经济

彭博追踪的24种新兴市场货币中,巴西的雷亚尔跌幅居前,在周一收盘时下跌2.3%至3.7375。圣保罗BOVESPA股指自5月21日卡车司机罢工以来已累计下挫9%。

当地时间本周一,巴西政府提出了一项关于石油的可变税收结构。这使得巴西石油(Petrobras)股价暴跌,其中普通股暴跌8.1%,优先股暴跌7%。自5月21日,也就是巴西卡车司机罢工抗议开始至今,巴西石油的市值已经累计蒸发了440亿美元。

尽管许多公路的封锁已经被解除,但卡车司机们仍在罢工。目前,巴西部分地区的燃料和食品供应已经有所改善。但截至周一,巴西国内已有10个机场的燃料被耗尽、13所公立大学停课、大部分城市削减了公共汽车的运营数量。巴西动物蛋白协会(Brazilian Animal Protein Association)称,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预计将有10亿只鸡因农民的饲料耗尽而死亡。巴西南部的医院因供应短缺甚至暂停了非必要的手术更糟糕的是,巴西石油工人联合会在上周三还呼吁举行罢工。

巴西其他行业的企业,例如公路特许经营公司、公交运营商和零售商们,也出现严重亏损。圣保罗经纪公司Coinvalores负责操作BOVESPA股指的交易员马尔科图利西奎拉(Marco Tulli Siqueira)表示,卡车司机的罢工正在榨干各个行业的供应。他还强调称,尽管巴西石油遭受了重大打击,但其他公司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

这一周时间里,巴西政府的形象被彻底粉碎了,巴西利亚的政治顾问亚历山大班德拉(Alexandre Bandeira)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他还表示,特梅尔最初做出的让步无异于是火上浇油卡车司机们的不满不但没有很好地平息,他们反而是提出了更多的要求。

在两年前就职巴西总统之前,特梅尔承诺将吸引外国投资来提振巴西经济。然而,巴西的经济增长率却非常缓慢,他的支持率也一直徘徊在7%左右。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目前距离巴西2018年的大选仅有不到五个月时间,卡车司机们对高油价的担忧也引起了其他巴西人的共鸣巴西人已经厌倦了经济的停滞。不仅仅是卡车司机,连优步司机、小车司机和货车司机们也加入了抗议活动。这样的情况恐怕会使已经深陷泥沼的巴西经济雪上加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