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证券12亿买超豪楼 净资本恐跌破监管红线-

去年10月,民族证券花12亿元购买豪华办公楼,却因此拖累自己净资本可能大幅下降,甚至有跌破监管标准的风险。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王砚丹

每经记者 王砚丹

一家注册资本13.94亿元的券商,却要花12亿元购买豪华办公楼,在券商业惨淡经营,各家券商绞尽脑汁开源节流的今天,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一年前,北京政泉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政泉置业)以累计19亿元的代价击败众多大型央企,将民族证券纳入囊中。但是一年后,这家曾经名声响亮的老牌券商却逐渐寂寂,不复世纪之初作为3家会管券商之一 (指领导班子直接由证监会管理和任命,另两家是安信证券与银河证券)时的辉煌。

一年时间,资本市场和证券行业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为了备战创新业务,许多券商争先恐后,想尽办法融资,壮大资本金实力。但是新换了大股东的民族证券却似乎没有这么想。去年10月,民族证券花12亿元购买豪华办公楼,却因此拖累自己净资本可能大幅下降,甚至有跌破监管标准的风险。

一年前政泉置业19亿入主

民族证券成立于2002年4月,总部位于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那是一条象征着中国金融实力的大街。中国人寿、建设银行注册地址均在这条街上。

2010年6月,一家名为北京政泉置业有限公司以2.91亿元的代价从石家庄商业银行手中买下民族证券6.81%的股权。这是政泉置业首次暴露出对证券行业的野心。2010年12月16日,为达到一参一控条件,民族证券原第一大股东首都机场集团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将其所持61.25%民族证券股权挂牌转让(约8.54亿股),转让价格16亿元。由于首都机场对受让者的实力要求非常苛刻,包括由三家以上国有非金融独资企业组成联合受让体,每家企业实收资本不低于500亿元、2009年底净资产不低于2000亿元等,而能够满足这些条件的企业屈指可数。市场对最终的接盘方业一度猜测甚多,第二大股东东方集团、大型央企保利集团都曾被传有意接手。但最终结果是,由于具有优先受让权,注册资本仅4亿元的政泉置业打败了众多央企巨无霸。2011年6月,民族证券完成工商变更,政泉置业如愿上位,其持股比例达到68.07%。

大股东上位后4个月买超豪楼

一位接近民族证券的知情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政泉置业入驻之初,可谓雄心勃勃,提出三年做到全国前五,五年做到全球前十的宏大口号,并承诺在2011年底前完成150亿元~200亿元的注资。

但是民族证券在实力上还远远没有做到全国前五时,却在办公环境上向全国顶级水平靠拢了。

这笔交易是民族证券自己在2011年年报中披露出来的。由于总部办公楼将于2013年3月租期到期并不再续租,民族证券于2011年10月19日、10月21日分别召开董事会、股东会,同意公司以12亿元价格购买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中路27号盘古大观部分楼层作为公司新办公场所。由于公司董事杨克森时任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公司购买盘古大观部分楼层的行为构成关联交易。彼时,距离政泉置业6月上位不过4个月时间。

百度百科这样介绍盘古大观:位于北四环中路、亚奥核心区,距离水立方仅180米,距离鸟巢500米,是千顷奥林匹克公园中心区唯一的地标性城市综合体。项目总占地面积3936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418484.70平方米,由一幢超5A级写字楼、三幢国际公寓、一座盘古七星酒店以及全长411米的世界第一商业长廊龙廊综合组成。大厦顶部还设有直升机停机坪。

民族证券并没有在年报中将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列作关联方,却奇怪地将本次交易算作关联交易。有关资料显示,北京盘古氏和政泉置业背后神秘人物都是一位超级资本玩家郭文贵。据《财经国家周刊》2011年2月的报道,郭文贵曾是政泉置业法人代表,上世纪90年代初,与演员朱时茂合资成立过投资顾问公司,后又与保利集团进行业务合作。但就是这样一位高手,在如此信息发达的时代,却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百度郭文贵后,弹出的界面只有一行小字:搜索结果可能不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未予显示。

入账固定资产或致净资本警报

2011年10月25日,民族证券按照董事会、股东会决议与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签订购房合同并预付了10亿元房款。但是由于北京盘古氏未能在12月31日之前取得权属证明,反而还在年底向民族证券支付了2010万元违约金。

民族证券官网显示,现在公司总部办公地址仍在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5号。《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在购买超级豪华的办公楼后,买房后办好产权证明,那么民族证券将面临净资本大幅缩减,甚至跌破监管红线的风险。

证券业协会网站显示,2010年底,民族证券净资产为20.35亿元,净资本为14.98亿元;到2011年底,其净资产微升至20.61亿元,净资本却下降至13.39亿元。净资本/净资产这一指标则从73.61%下降至67.88%。

净资本,即净资产减去各种风险调整后所剩下的流动性较高、可快速变现部分,是衡量券商资本充足和资产流动性状况的一个综合性监管指标。按照现行净资本计算规则,一年之内的应收款项的扣减比例为10%,而应收股东及其关联公司款项扣减比例为100%。

从2011年底净资本仅减少1.59亿元来看,民族证券应该将这笔10亿元的应收款项算作一年之内应收款,计算净资本时按照10%的比例扣减。

如果民族证券办好了盘古大观的过户手续,并将其计入固定资产,那么情况就有些不妙因为固定资产在计算净资本时,现行条款规定扣减比例为最高的100%。这样一来,民族证券的净资本也将较目前数据减少9亿元,只剩下4.39亿元。其净资本/净资产这一重要指标则只有21.30%,远低于40%的监管标准。

上述接近民族证券人士指出:可以说,盘古大观幸好是产权上有问题,否则民族证券净资本将出现严重问题。但是尽管现在没有出现净资本的问题,10亿元资金被占用对规模本就不大的民族证券来说,也不是什么好消息。

若净资本不达标将被整改

分析人士认为,搬到豪华办公楼自然给员工们提供了好的工作环境,但由于目前证监会实施以净资本为导向的监管制度,民族证券选择在此时买楼似乎有些得不偿失。

2008年12月实施的 《证券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办法》,明确将券商各项业务经营与净资本指标挂钩。如规定经营自营业务时,自营权益类证券及证券衍生品的合计额不得超过净资本的100%、固定收益类证券不得超过净资本的500%等。提供融资融券业务时,也应该符合对单一客户融资或是融券规模不得超过净资本的5%等。

花费12亿元买楼后,一旦手续办妥并将其入账,民族证券净资本无疑将大幅下降,为了发展业务不受限制,公司或只有通过融资来解决资本金瓶颈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证券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办法》还规定,证券公司净资本或者其他风险控制指标不符合规定标准的,证监会派出机构应当责令公司限期改正,在5个工作日制定并报送整改计划,整改期限最长不超过20个工作日;证券公司未按时报送整改计划的,派出机构应当立即限制其业务活动,采取包括停止批准新业务、停止批准增设或收购营业性分支机构、限制分配红利、限制转让财产或在财产上设定其他权利等措施。而如果未按期完成整改的,证监会派出机构还可采取限制业务活动、责令暂停部分业务、限制向董监高支付报酬提供福利等措施。这样一来,买楼后还没入固定资产,对民族证券来说似乎是最上算的事情。

昨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民族证券董事会办公室,电话无人接听,随后记者又与公司总裁办副主任取得联系,但对记者相关问题,他一概以不知道、不清楚来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