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外汇储备少了691亿美元,外汇局是这么解释的

今日(12月7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数据显示,中国11月外汇储备降至30516亿美元,较10月底下降691亿美元,为今年1月以来最大单月降幅。这是外汇储备连续第五个月下降,此前的7~10月,外汇储备分别下降了41亿、159亿、188亿美元和457亿美元。

今日(12月7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数据显示,中国11月外汇储备降至30516亿美元,较10月底下降691亿美元,为今年1月以来最大单月降幅。这是外汇储备连续第五个月下降,此前的7~10月,外汇储备分别下降了41亿、159亿、188亿美元和457亿美元。

专家表示,本月外汇储备较大幅度下降在预期之内。未来外储仍有下降压力,但季节性因素消退后或将企稳。具体到本月的下降幅度而言,专家估算其中约有近一半来自计价折算因素的影响。

由于外汇储备的币种构成多元化,统一以美元计价会受汇率波动的影响 招商证券宏观研究主管谢亚轩表示,我们估计11月汇率折算因素的影响为-317亿美元。

多因素至外储下降

12月7日当天数据公布后,国家外汇管理局在答记者问中表示,从11月份的情况看,央行向市场提供外汇资金以调节外汇供需平衡、美国大选后非美元货币对美元汇率总体呈现贬值、债券价格也出现回调等多重因素综合作用,导致外汇储备规模出现下降。

本月外储较大幅度下降是在预期之内的,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对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表示,10月份人民币贬值预期较为强烈,企业与居民购汇意愿较强,此外资本外流压力也较大。正如外管局表示,央行对外汇市场也有干预,这一系列因素导致11月外汇储备下降。

此外,汇率计价因素也对外储数据变化有所影响,招商证券宏观研究主管谢亚轩表示,由于外汇储备的币种构成多元化,统一以美元计价会受汇率波动的影响。我们估计11月汇率折算因素的影响为-317亿美元,如果扣除该因素,央行官方外汇储备下降374亿美元,10月该值下降168亿美元。

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健也认为,11月美元大涨,非美货币普遍下跌。其中,欧元下跌3.4%,日元下跌9%。加之美国等国债收益率上升,债券价格处跌,汇率和资产价格变动带来外储下降300亿美元左右。

国家外管局有关负责人12月7日表示,从影响外汇储备规模变动的因素看,主要包括四点:

(1)央行在外汇市场的操作;

(2)外汇储备投资资产的价格波动;

(3)由于美元作为外汇储备的计量货币,其它各种货币相对美元的汇率变动可能导致外汇储备规模的变化;

(4)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关于外汇储备的定义,外汇储备在支持走出去等方面的资金运用记账时会从外汇储备规模内调整至规模外,反之亦然。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公布的多个亚洲国家,外汇储备也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日本财务省数据显示,截至11月底,日本外汇储备总额连续第二个月下降,至1.21929万亿美元,当月减幅约235亿美元。韩国央行5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1月底,韩国外汇储备为3719.9亿美元,当月减少31.8亿美元。这是韩国外汇储备连续两个月减少,减幅创下16个月新高。

未来外储压力将缓解

11月以来,受美国经济继续向好、美国大选特朗普胜选引发的乐观情绪等诸多因素影响,市场对美联储12月加息的预期进一步升温,美元大幅走强,美元指数在月中一度升至102.05的14年新高,11月单月美元指数上涨3%。全球主要非美货币几乎全线下跌,11月份日元、欧元、瑞士法郎对美元分别贬值8.42%、3.57%、2.78%;土耳其里拉、墨西哥比索、马来西亚林吉特、巴西雷亚尔、南非兰特对美元分别贬值9.99%、8.31%、6.10%、5.67%、4.40%。但跌幅较其他非美货币要小得多,11月份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贬值了1.69%。

▲2015年8月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

人民银行副行长易刚在数日前的答记者问中表示,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体系中仍表现出稳定强势货币特征。他强调,尽管近期中国外汇储备有所下降,但仍高居全球首位,是十分充足的。

刘东亮表示,在川普正式推出大规模减税和基建方案前,美元加息因素将继续推动美元强势,在方案推出后,随着双赤字再度扩大,美元强势将遭到削弱,但美元被削弱到何种程度,甚至是否会提前终结本轮牛市,则存在很大不确定性,视乎川普的扩张性政策规模和美国经济受到的提振程度。

谢亚轩则认为,12月美联储加息靴子落地之后,美元可能阶段性见顶,另一方面,外管局近期加强了人民币对外净支付的管理。外管政策有针对性的完善,预计本月央行用在离岸的外汇储备和央行外汇占款的规模将有望下降,资本外流压力将有望缓解。

刘健认为,未来外储仍有下降压力,但季节性因素消退后或将企稳。美联储议息会议临近,美国新当选总统将于1月上任,美元指数仍将维持强势。中国春节等季节性因素及新的购汇额度生效,都可能对资本流动构成压力。但美元指数继续大幅上涨空间有限,季节性因素消退后,人民币汇率有望阶段性企稳,外储下降压力或将缓解。

每经编辑 杜恒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