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肯锡谈银行业热点:理财子公司别攀比注册资

监管持续趋严、资本供给受限的情况下,银行业该如何考虑转型?未来的竞争格局到底如何?如何在资本受限的情况下进行银行转型并提升银行回报,是银行共同面临的重大课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麦肯锡在近期发布《中国Top 40家银行价值创造排行榜(2018)》报告时表示,未来3年将是中国银行业转型生存的关键时期,银行亟需从规模银行转型为价值银行、从规模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

向价值银行的转型,是不可逆转的行业趋势,也将是银行优胜劣汰的分水岭。麦肯锡全球资深董事合伙人曲向军表示。

而针对资本补充、理财子公司、行业并购三个热点话题,曲向军也抛出三大观点:

一、未来三年,并购将成为银行业的主题,被并购对象是数量巨大的城商行、农商行;

二、除了花式补血外,银行的资本机构、发展模式不转变,资本补充就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三、真正的资管业务是轻资本业务,需要靠人和高资源投入,成本收入比很高,而不是简单的靠高资本投入,因此不呼吁银行理财子公司攀比注册资本规模的大小;

未来三年大量城、农商行将被并购

未来三年,银行业并购将成为主题。发布会伊始,曲向军就做出肯定的判断,并在答记者问时予以解释。

他认为,未来做的好的银行与坏的银行一定会有分水岭,在每个业务领域的细分市场上也会有分水岭。

这一结论来自于麦肯锡发布的《中国Top 40家银行价值创造排行榜(2018)》报告。报告显示,40家纳入分析的银行中,六大行2017年整体经济利润下降达16.8%;12家股份行整体经济利润由正转负;17家主要城商行整体经济利润同样转负,达-129亿元;仅5家主要农商行同比提高5.3%,是四类银行中整体经济利润唯一得到提升的一类,但这也是全国最大的几家农商行。

国内银行经济利润下滑是普遍现象,但相较于大行和农商行,股份行和城商行受到的冲击最大。曲向军表示。

他认为,股份行和城商行受冲击更大的原因有四点:

一、市场集中在一线城市、发达城市,竞争激烈,利率市场化对其定价、利差的影响很大,有些股份行甚至利差低至1.6%,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二、存款没有四大行稳定,且存款成本在大幅上升,而贷款利率要按照监管要求下降,利差不断收窄。此前股份行、城商行产品创新能力较强,中收增值较快,但基于各类减费让利、资管新规、去杠杆等监管要求,这部分收入也在下滑。

三、没有做到资本高效配置、精细管理,需要转向打造价值银行,将资源投放在高资本回报的行业、产品和客户上,实现价值创造。

四、由于此前风险偏好较高,抢做市场上别人不敢做的业务,所以股份行、城商行的不良包袱很重。以逾期贷款率指标为观察对象,业内平均是5%,而这两类银行中很多都超过8%。

但他也认为,在并购城商行、农商行之前,并购银行一定要先建立内部的能力,练好内功,包括产品定价能力、风险管控能力、科技能力、管理能力等等。否则,原来的城商行、农商行不赚钱,你买来也不会赚钱。

事实上,在麦肯锡之前,联讯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也在年初发布过一份报告表示,银行呈现分化之势,中小银行经营压力上升,兼并与重组的趋势或将到来。他认为:

一、并购重组可以帮助银行业通过规模效应,实现低成本和高效率;

二、银行兼并还可以以时间换空间实现地理上的快速扩张,以资本换资源实现业务方面的互补和促进;

三、最重要的是,兼并重组可以有效地防风险,促进利率市场化进程的同时,保持了金融系统的稳定;

发展模式不转变,资本补充就是永恒的话题

大量银行再融资获批、永续债的探讨也在路上......资本补充在让银行头疼的同时,也成为了近期的热门话题。

哪些因素加剧了银行对资本的极度渴望?天风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孙彬彬表示,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一是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需要在2018年年底全部达标。仍有部分银行资本充足率处在达标线的边缘;

二是社融中贷款占比上升对资本的消耗。对银行来说,更多的贷款投放必然会增加对资本的消耗;

三是表外非标回表与资本计提。随着表外非标回表,将加大银行资本计提压力;

四是全国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将会面临更加严格的资本监管要求;

曲向军也表示,明年监管层要推国内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虽然具体的政策执行标准还没有出台,但大概总资产在2万亿以上的银行,可能都会被列入,包括一些比较大的城商行。那么这些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达标要求还要再往上提。

据中信证券统计,2018年年初至12月中旬,A股上市银行已完成资本补充5315亿(定增和IPO实现1080亿、优先股1025亿、二级资本债3080亿、可转债130亿),已公告但仍在进展中的规模7447亿(定增352亿、优先股3310亿、二级资本债1305亿、可转债2460亿)。

其中,仅仅12月27日一天,就有江苏银行、中信银行、交通银行3家银行齐齐公告称收到证监会批复,获准发行共计1200亿元规模的可转债。此外,证监会也核准了兴业银行3亿股优先股的发行。

除了花式繁多的资本工具外,曲向军认为,更关键的还是要推动银行资本结构、发展模式的转变。资本结构、发展模式不转变,资本补充就是一个永恒的问题。

曲向军表示,解决路径有两条:

一是,要通过内生增长,提高资本的利润贡献度。银行投1块钱的资本,要赚的更多,才有造血机制;

二是,强调轻资本转型,做低资本消耗的业务。包括交易银行、财富管理业务、金融市场代客业务等等。

我们之前给一家大型城商行做过咨询测算,如果他们的利润率能保持正常的速度提高,那么除了200亿元可转债以外,未来五年不需要再补充资本。曲向军举例称。现在的问题是,有些银行规模一年增加了10%,利润和收入才增加不到2%,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强调要从规模银行转向价值银行。

他认为,落实价值银行转型实现高质量发展有四项核心举措,包括大力推动零售转型、发展行业专业化的对公业务、优化资源配置和成本管理、提升对风险的精确判断能力。同时,如果银行能大力发展量化分析、科技系统支撑、考核管理和人才团队四大能力,必将能持续为股东创造可观的经济利润。

不要攀比理财子公司注册规模

截至目前,共有27家银行宣布有意向设立理财子公司,其中包括6家国有大行、9家股份行、10家城商行和2家农商行。

其中,银保监会已于日前正式批准建行、中行分别在深圳、北京设立理财子公司的申请,其他多家商业银行也正在抓紧开展申报理财子公司工作。按照两家银行此前公告,理财子公司注册资本分别为不超过150亿元、不超过100亿元。

在这之前,《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对理财子公司资本金规模设置了要求,即注册资本为一次性实缴货币资本,最低金额为10亿元人民币或等值自由兑换货币。

从目前已公布的设立理财子公司的计划看,多数银行理财子公司的拟出资规模均远高于10亿元,如股份制银行普遍将拟出资规模设在50亿元左右,交通银行为80亿,而四大行的拟出资规模均在100亿元以上。

为何大行的出资规模比中小银行高?北京一大行人士向券商中国记者透露,尽管《办法》没有明确规定理财规模与子公司资本金大小挂钩,但即便是在打破刚性兑付的监管要求下,监管的态度还是希望未来理财子公司的理财规模能匹配适宜水平的资本金。

曲向军则明确表示,不呼吁银行理财子公司攀比注册资本规模的大小。资产管理业务是靠人和高资源投入的,不是简单的靠高资本投入,真正的资产管理业务就是轻资本业务,不需要太多资本金。

他认为,资管业务的人工成本很高,采用的也是投资文化而非商业银行文化,商业银行的成本收入比很多都是20%~40%,但资管业务的成本收入比,国外都是70%左右,银行要转变对资管业务商业模式的看法。

事实上,中信银行资管部负责人罗金辉此前也在今年10月出席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时表示,部分拟设的理财子公司注册资本规模过高,资管业务本身就是轻资产业务,既然要打破刚兑,还搞那么大的注册资本干什么?这是要奔着刚兑去吗?

一位大型城商行资管部负责人则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监管在积极推进净资本监管的制度建设,净资本考虑了所投资产的风险权重系数,计算后肯定是大于注册资本的。以后理财子公司也有净资本的相关要求是大概率事件,说不定还会出相关细则。

除了呼吁不要比较理财子公司注册资本规模外,曲向军还表示,呼吁小银行干脆不要做资产管理业务,专注做好财富管理业务。财富管理业务是服务客户、服务渠道的,不用自己来研发产品,只要组合其他机构的产品,寻找客户进行销售就行。

来源:券商中国(ID:quanshangcn)记者:马传茂 刘筱攸